二维码 返回总站>>
中国美术家网
段春晓官方网站
http://duanchunxiao.meishujia.cn
我的主页 我的简介 我的作品 艺术思想 我的相册 名家点评 画集出版 媒体介绍 艺术视频 我的访谈 获奖收藏

        艺考不是“应试”,应是对学生艺术梦想的指引

          作者:苏坚2017-01-12 08:44:51 来源:澎湃新闻

            (1/2)2016年11月5日,山西太原,专业评卷老师分组浏览“画海”,为15000张美术考卷打分

            (2/2)艺术类高考专业考试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今年考研热潮刚过,据称报名人数提升近14%,“找工难”是原因之一,学生以考研为缓。接着,选读艺术的高中生就要跟着大哥哥步伐进入“艺考期”,他们同样因“出路问题”而人多势众,但他们经受多轮折磨更考路艰辛:先是“统考”,获得资格后是轮番“独考”。他们然后提早进入“等待期”:比一般文化考生更早更长的“煎熬期”——因为专业、文化学习和成绩等待需要更多的精力、钱财、时间投入。其实,何止于此,可以说一踏入高考备考时间段,艺考学生在整个备考期就与枯燥、苦闷为伴了,动力都像是靠励志鼓起来的,而学习、求知、研究的乐趣几乎没有,这不,连读完大学的本科生考研,也千年不变似地画素描、色彩“人物肖像”嘛。去年全国卷作文题中的“巴掌脸”漫画,就是多年来我心眼里的美术考生“标准像”,当然,脸上的巴掌印只是个象征,其象征意涵不单单针对家长。

          去年考期闻名的毛坦厂中学考生乘坐高挂励志标语大巴奔赴考点、家长万人空巷送别的场面图片广传于网络,这个场景几乎就是每年各大美院艺考现场的再现;关于毛坦厂的报道信息中,比如破万的考生数量、每天近10套试卷的“机械作业”量、周考月考季考的模考量、六点钟起床直到晚上11点放学的极限时量、贴满课室的励志标语量……这一切景象同样都能在北上广杭等大都市(因为集聚了著名国有美术学院)那些号称“美术应考工厂”的大型升大班里看到;而毛坦厂中学校长李振华“更多来自于非智力因素”的成功经验总结、教师“做老师最痛苦的是,你明知道是错的还是不得不做”的感慨、学生“反正也学不死,那就往死里学”的自嘲、家长“独生子女与应试教育共同造就了这种恶果”的反省,同样是对美术艺考的准确描述。

          可喜的是,在连续这么多年的苦熬之后,近几年关于改革的话题和尝试出现了令人期待的迹象。从大局看,便是高考改革将力求从考试与招生两个方面寻求根本性改变。文理不分科、一年多考、科目组合、多元评价录取、大学推进大类招生与培养等等,这些举措都意在改变“一考定终身”、“唯分数论”,尊重学生学科特长与个性特征的“合理成长”;大学这摊,将取消录取批次,不再有批次的划分,没有一本、二本的身份标签,要求大学必须提高人才培养质量来形成竞争优势,鼓励学生进入大学后根据兴 趣 特 长 自 由 转专业(这已经是部分院校目前的“招生策略”)。总之,像去年江苏、湖北两地高考“减招”风波所提示的,权利平等、机会公平、规则公正已是势所必趋。

          具体到美术学院这头,比如中央美院这两年已经进行了“考题变换”的尝试,这个勇气和带头作用是值得肯定的。但从“身份”上看,央美一直是美术教育界事实上(包括行政资源赋予它)的“带头老大哥”,我担心接着迎来的是这样的新一轮“考试改革”:跟风地央美怎么考我院怎么考,将“考试变革”简单偷换成最小、最表面的“考题变换”。

          为什么我会有这个担忧?因为各美院之间缺失本应各有各特色、优势之平等竞争关系的观察经验和有些迹象让我不得不有这个反应。尽管我肯定央美试题的先行勇气和尝试,但实话说,我很担心、也不看好像去年央美让考生“画出未来转基因鱼”这样的考风成势。最让人担心的是,就像央美副院长苏新平去年考后“对考前班深恶痛绝”的豪言:“我相信今年的考题会导致一个结果,考前班一片片倒闭。我们就是要杜绝考前班为了经济利益而颠覆、干扰正常教学。”身为院长级的管理和教育工作者,这样的“考倒论”可谓奇特:1、能考倒培训机构,岂不也意味着在考倒考生?2、市场经济社会,培训机构创办者“为了经济利益”永远考不倒,你考想象题目,他们也有本事培训想象内容,“升大班”倒下又会有“想大班”立起;而且,作为教育事业的共同贡献者,对培训机构何能简单“恶绝”?3、这么急着拍胸膛,真看准了艺考腐朽罪责的责任人了吗?

          上面几个问,其实在因扩招而逼出“统考”制度之前的各美院独招时代,已经有过解答提示。那个时期的美院考试,甚至美院内部各专业都是各自出题的,某种程度讲,其多样化上比现在的考法还更符合艺术教育规律。但是这种“命题创作”、“命题想象”的考法(有本国历史中科举考试和“踏花归去马蹄香”之类宋代画院院考所传递的巧思妙得传习),对于不谙艺事的高中生和并非万能神仙的评分老师而言,都是水平彼此、高下难断的尴尬;还有,考官们发现培训机构很有能耐,教会了考生能套各种艺术和设计创作命题的范式,看上去都千篇一律地“非常专业”,评价区分度不明显,这成了那个时期艺考执政层头疼的问题。所以,可以预见,再经几轮央美的“基因鱼式”命题履历,各种培训机构摸索出来的“浑水摸鱼”考试秘诀同样会遍布艺考市场,这个情况,跟眼下众人要死吐、吐死的“学而思现象”,是一个样子。这说明,只要应试教育机制、制度存在,就不能根本上解决目前的艺考腐朽问题。

          从教育专业的角度看,目前的艺考模式是一种典型的“静态考试”,其所引导的前续和后续学习也一种明显的“静态学习”态势。其显著特点是,学生在小学、中学并不算短的青春可塑期——特别是所谓高中阶段被迫选定“艺术档”后的专业培训期——的艺术学习中,基本就是静态的、死板的、模式化的知识熟记硬背,重复的石膏、人像、静物的写实内容,甚至知识传授都不算,而仅仅是技能熟练,是与思维力提升无关的条件反射训练。在大家都到达一定熟练度基础上的考试,一是同样难于判断高低,二是无法考察学生的思维、智慧、感知程度,艺考目标、归宿就成了一个悬在空中的大疑问。

          艺术教育和学习,应该是“动态式”的,艺术教育工作者和学生,不进入到“社会运动”和“社会问题”之中,无法检阅所学知识和技能的价值,也无法活学活用知识和技能,更何况只有因为动态学习调动身、心、智之能量,才能一提升自身二促进社会发展,实现个人和艺术的意义。同理,艺考若走偏,靠出怪题、偏题,提示学生用巧思妙想、耍小聪明走捷径,只能让我们的艺术学子在社会变革、未测时势跟前弱不禁风。所以,对应于此的艺考应是“考评”,不是“考倒”,考试仅仅是对学生一定时段学习成效的评价,与其说它是“工具性选拔”,不如说是“价值性诊断”,甚至可以说它应该更像是给有志于此的学生一些继续艺术梦想的指引、提示、建议,而不是幸灾乐祸地对谁谁宣判“死刑”。

          有了对的理念,具体怎么考就才有对的路向、策略和考法。比如像苏新平去年就透露的央美今年可能在造型学科增设口试环节,就是一个可行的思路和方法之一。而像去年高考中部分院校开始试点的在高考成绩之外增加“综合素质测试(笔试、面试)评价”和“高中(可以另设艺术项)学业水平考试成绩”等组合,都是艺考可以参考的方案。在国外,高中生的“动态成绩”(参加过艺术展览、办过个展、参与过相关社会活动等)甚至是被专家推荐、个人自荐而影响录取的重要因素。这样,好的考试不但能把有后续自主学习能力、热情的艺术人才招揽进来,对前期和未来的学习、教育还有导引之功。


          责任编辑:静愚
      更多... 个人动态
      更多... 个人作品
      笑看落花
      小窗幽梦
      夏夜之梦
      清风送荷香 浅浅尝
      本官方网站所有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图片、文字、音频、视频等)均由艺术家本人或其合法继承人提供并认可,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授权我公司通过中国美术家网发布。涉及版权等事宜请联系我们。
      责任编辑:汲平
      客服专员:杨小薇
      客服电话:010-51252748
      版权所有:中国美术家网 WWW.MEISHUJIA.CN Copyright ©2005-2016
      服务热线:133668388691326187886918611689969
      客服邮箱:[email protected] 客服QQ:529512899